*复键
*写作为主
*偶尔画画
*一元cp
*令后cp
*百合药罐
*嗑糖愉快
*头像橘皮
*以下↓

【令后】纸上情 十一

  魏璎珞×富察皇后

  皇后娘娘暗恋魏大宫女的故事(已经是明恋了!

-

  点这里阅读

-

  荤的不许白piáo,看完记得评论₍ᕏ͜⁎₎
  还有下一章要不要完结呢₍ᕏ͜⁎₎

1.午睡
-

毛利兰:「小屁孩!我说了多少次了睡觉不要压我头发!」
灰原哀:「很明显是你的头发太长了。」

毛利兰:「OK,你头发短你有理。」


-
今晚是画画夜

【令后】纸上情 十

  魏璎珞×富察皇后

  皇后娘娘暗恋魏大宫女的故事(大误

  我没卡,真的

-
  皇后娘娘真的很美,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人。

  她不争气的腿软,还得要皇后娘娘揽着她的腰才勉强站起来。魏璎珞小心翼翼的盯着身侧的面孔,茉莉的花香充斥在她的鼻尖,她觉得她的耳朵在烧,就连脸颊也在烧。心口砰砰直跳,她下意识的用手压着,生怕皇后娘娘听见了。
 

  上一次这样的贴近皇后娘娘还是那一晚娘娘得了热病,她的指尖浸了冷水按压皇后娘娘滚烫的肌肤,而现在的她似乎和那时候的皇后娘娘一样,只是心思上不知道是不是与那时候的皇后...

【令后】纸上情 九

  魏璎珞×富察皇后
  皇后娘娘暗恋魏大宫女的故事(大误

  久等了!

-

  她以往对待魏璎珞的心思大多都藏在心里,虽说总有些时候无法掩饰的流露出一星半点,但总归也不算越矩。

  再者她一个大清皇后,就算有人瞧出了不对劲,也没有高贵妃那样敢于拿出来与她对抗的胆子,所以再怎么不对劲,宫里的人也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是说出去也最多挂个主仆情深的名号。

  若是说皇上那一边,以她早在宝亲王府邸的见识,以皇上从宝亲王坐上了龙椅后的骄傲来说,他认为这宫里的女子都是偏爱他的。

 

  但其实也...

【令后】辞旧迎新

  富察皇后×魏璎珞
 

-
  冬雪已至,往日里长春宫是最节俭的,各样的开销,就连奴才们都是够用就可以,过节的时候也从不铺张。
  但今天不同,是一年里的最后一天,也是她来到长春宫做奴才的第一个年。

  奴才们将从内务府领来的大红灯笼挂在檐上,几个小宫女在用大红的纸剪着窗花,平日里安静的长春宫倒也热闹了起来。
 

  “小心点别弄坏了灯笼,意头不好。”魏璎珞提醒着几个笨手笨脚的小太监,后来看不下去了,索性亲自动手去挂灯笼。

  与皇上和各宫妃嫔观赏了烟火后皇后娘娘回了长春宫便见到了这样的景...

纪念100级
顺便2018最后一天ლ(`∀´ლ)

【一元cp】最后

  李世真×徐伊景

-

  夜晚的首尔比起白天是绝对繁华的,无数灯光犹如夜空中的星星,照耀在那些向往着它们的人的心上。

  但这样的夜晚对她来说已经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时间竟然过的如此之快,没等她回过神,就已经走了这样长的路。

  是了,S画廊现在的代表早已不再是徐伊景,是她,李世真。一个似乎从未出现在圈里的新人。

  有人说她一直伪装潜伏在徐伊景的手下,看准了时机反咬了徐伊景一口;有人说徐伊景终于将她的智慧都耗尽了,不得不让她接手画廊。不过无论哪种说法,都没有偏向她就对了。

  也只...

【令后】纸上情 八

  魏璎珞×富察容音
  皇后娘娘暗恋魏大宫女的故事(大误

  皇后娘娘冲鸭!

-
  新的茶水已经煮好了,比起性寒的绿茶,魏璎珞还是命人煮了皇后娘娘不是很偏爱的红茶。
  知道皇后娘娘或许会不中意这茶,她还特意拿了点明玉今早新做的点心。平日里明玉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这做点心的手艺可以一般人比不得的。

  皇后娘娘的宫中除了有大事,或是皇上和别的妃嫔来的时候才会显得人手多一点,平日里伺候的人都很少,首先皇后娘娘素爱节俭,其次皇后娘娘不喜人多吵闹。

  眼下的长春宫殿内,除了她和皇后娘娘再无旁人,最多也就...

【令后】纸上情 七

  魏璎珞×富察容音

  皇后娘娘暗恋魏大宫女的故事(大误
  本章不多,但你懂的

-

  比起魏璎珞刚入长春宫的时候,如今已经是冷了不少,好像前些日子还在喝凉凉的西瓜汁,这一转眼却是到了该抱着手炉的日子。

  富察容音盯着怀里的手炉出神,原本镀了一层金的手炉下面加了一层托似的小垫子,不用想这小巧又别致的玩意儿定是出自原绣坊最出色的绣女魏璎珞之手。
  眼下虽说魏璎珞依旧出色,担得起绣坊杰出绣女的名头,但她富察容音心里总有一丝不愿,毕竟现在魏璎珞是长春宫的人,再怎么说也该是长春宫最出色的大宫女才对。

 ...

【令后】纸上情 六

  魏璎珞×富察皇后

  皇后娘娘暗恋魏大宫女的故事(大误

  皇后娘娘伺候魏璎珞!夭寿了!(大误 

-
  魏璎珞很聪慧,也很勤奋。她从未习过字,可勤能补拙,她每日只睡两个时辰,除了伺候皇后娘娘的时候,旁的时间都在习字。这是富察容音亲眼所见的。

  不过这样日复一日的,反倒是让她生出了别的心思。

  怎么这习字比她还重要吗?

  见魏璎珞伺候她用完午膳后就要走,富察容音有些坐不住了。这段时间她除了教魏璎珞习字的时辰和用膳的时候,旁的时间倒是极少见到她了,也不知道她总是在做些什么,倒是比她...

© 金多云 | Powered by LOFTER